一粒饺子

老满在battle前说了什么?

It's your boy Y to the J?
他什么时候是这样自我介绍的了?
???
真是令人窒息?

关于狼人ABO梗

芥末泡芙:

长文章莫名其妙被lof屏蔽了。我实在没时间做另一篇长文章,以下是微博链接


https://m.weibo.cn/5194286329/4247156628165865

半夜睡不着的神经病脑洞

鲸鱼要演警察的脑洞
要是他演了wujing就好玩了

顾顺退役做了wujing
杨锐:支援wujing
顾顺:不用 快滚

自说自话不要理我

『瑜昉』黄景瑜是小臭猪

来自半夜的激情写作,主要是昨晚上昨晚瑜昉嗑得有点过头,糖分超标了,写点小甜饼产出一下糖。
不要批评我 批评我我会哭的。

⑴黄景瑜是个大猪蹄子
“我不在巴塞尔”
  “你在哪儿?”
  “我在你心里”
  “。。。。。。”
  鹅心jpg.
  ???戳一戳
  行吧,就当你睡了。小果子把手机一扔,打了个呵欠,嘴角疯狂乱他妈上扬着进浴室洗漱了。
  看到他这个鬼样子小韩就知道他昉哥又被欺负了。睡了一早上,十一点多起来啥事儿也没干就折腾着照相,好不容易选了一张他满意的发了微博就开始跨越大半个地球讲骚话。现代科技给你惯的?小韩在心里给他老板发了个表情包。
  鹅心jpg.
  瑞士自带蓝色滤镜,和他想象中一模一样,这一点黄景瑜去年八九月份和尹昉偷摸跑来耍了一个星期他就确定了,总算没有像非洲大陆一样给他一个大耳刮子。
  秋天的时候他说想去瑞士,尹昉说行啊,那里我熟,跟着我走,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个碗刷。
  两天后黄景瑜笑着把机票递给他说,尹老师,带我去你待过的城市转转吧。配上他那张好看的皮囊,别说,戏谑的语气还真有几分浪漫。尹昉接过机票,目的地,巴塞尔①
  呵,黄景瑜,大猪蹄子。
 

⑵吸两口仙气
  对于尹昉这样浑身洋溢着文艺气息和清澈细胞的人(用黄景瑜的话说是天地间最高贵的一棵小仙草)右岸和他更契合。每天在数不清的花店,小作坊,画室和咖啡厅之间溜达着,黄景瑜一拍腿,这就对了。蓝的发透的天,拂过莱茵河的风带着微弱的水汽,吹散了小道两旁墙上花篮里的金鱼草,居民们不怎么打理,地上总是铺着几片花瓣,连黄景瑜走过都要带几分小心。不是他矫情,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实在是不忍心践踏那些粉嫩嫩的花瓣。
  这才是他的小仙草应该有的生长环境,不是北京那种是太阳是月亮都分不清楚的鬼天气。尹昉说算了吧,三十多岁的人(草)了,还生长。
  尹昉坐在白石的台阶上拍照,黄景瑜依旧是他的摄影师,大概是职业生涯遇到过最不靠谱的摄影师了。在尹老师谆谆教导下,黄景瑜的拍照技术大概从非洲小岛的一百张里挑三张到了现在五十张挑三张,进步很大,大概是他职业生涯遇到过最难教的学生了。
  多好看啊。每次黄景瑜透过镜头看尹昉都这么想。尹昉不能用帅气来形容,漂亮也不适合他。黄景瑜想来想去,尹昉是美的,和性别无关,和外貌也无关。从发梢到指尖,从脖颈到脚踝,都是他身上那种揉和了天生的暧昧气质的潇洒飘逸。看着他在方寸厨房里料理人间烟火,黄景瑜却觉得他身上溢出的仙气要让案板上的蘑菇都得道了,你觉得他清风明月,他偏生可以笑着和你侃谁跟你谈艺术,小模样骄傲得很,吓得黄景瑜赶紧吸了两口仙气清醒一下。
 

⑶哦 黄景瑜大概不知道云端吧
  黄景瑜躺在床上挑选着白天拍的照片,要不说谈恋爱的人都是傻子,前后两张照片是一样的,他舍不得删掉其中一张。原因是他觉得被删掉的那个昉儿一定会很伤心。并且越看越喜欢。
  给粉丝看是不可能给粉丝看的,一辈子都不可能给粉丝看的。
  “听你的粉丝说你在摩洛哥拍了好多花儿,能不能给大家分享一下”
  “哎呀我换手机了,换手机换没了好几张照片,真的可惜。”
  。。。。。。
  哦!
  要不说黄景瑜是个大猪蹄子。

⑷大概是史丹利吧
  尹昉睁开眼,窗外是莱茵河畔的日出,橙色的光芒洒在莱茵河缓缓流淌的水面,他懒得叫黄景瑜起来,再让他睡半个小时,那个话口袋起来叽叽喳喳的,他宁愿自己欣赏一下中欧的旭日。
  今天是他们要回国的日子。
  “起床了”半小时后尹昉去捏捏黄景瑜的鼻子。
  收获用嘴呼吸的黄景瑜×1
  “起来”尹昉掐了一把他的腰,手感还挺好的,低头咬了一口他的喉结,嗯,口感也不错。
  “嗯……亲……”黄景瑜睁开睡意惺忪的眼,看到的是尹昉毛绒绒的脑袋。揽腰把人捞上来就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没刷牙呢”尹昉推推他的肩膀
  “没事儿……”又是他标志性的软糯声线“我又不嫌弃你”
  “我嫌弃你”尹昉头闷在他颈窝里沉沉的说。
  “哎呀给我亲一下”黄景瑜翻身把人压倒“我不是你最疼爱的小果子了吗?”
  直击灵魂的拷问。
  “我有个问题啊,一直都挺纠结的,但我又不好意思问……”尹昉双手揽着他的脖子,亮晶晶的眼睛看得黄景瑜魂都要没了。
  “爱过有钱先救你。不管大小都保你”
  “。。。。。。???”
  收获眼睛瞪得比杜江大的尹昉×1
  “不是问这个啊,那尹老师还想知道点啥”
  “你到底……”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尹昉突然停了话茬,脸上憋不住的笑意,黄景瑜看得脸都要酸了。
  “到底啥……问不问,不问给我亲亲。”说着就要吻下来。
  尹昉笑着把人拍开。
  “你到底吃什么牌子的猪饲料。”
  ???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景瑜看着笑得快要从床上滚下去的尹老艺术家,一把把人拉回来。
“尹昉儿,我看你是欠收拾。”

----------------------------
  “我有个问题啊,一直都挺纠结的,但又不好意思问……”
  “尹昉儿,那你是啥牌子的”

  王彦霖:你们这两个臭猪

----------------------------
①尹老师做驻留艺术家的时候是在苏黎世,不是巴塞尔,黄景瑜大猪蹄子记错了

最后强行带汁汁星出场一下 我可太喜欢他了哈哈哈哈哈

〖瑜昉〗浮休

  一位医学生弃医从文决定献上他的第一篇可能也是最后一篇瑜昉的励志故事。最主要我有一群非要我投喂的海景昉室友。不知道粮食有没有过期,各位将就嗑吧。以及我是一个经不起批评的人,如果你批评我,我会哭的。
  最后检查全篇的时候发现这俩人老是笑,看起来智商不太高的样子(bushi。但是没关系,这就是看见对方嘴角抑制不住疯狂乱他妈上扬。
  祝两个人事业顺利,友谊长存。👏

   尹昉再也没有戴过那个帽子。
  摩洛哥二月早上风谈不上凛冽,也绝不是和煦。天刚擦亮,尹昉站在院子里看着墙根儿一溜的泡沫盒子,里面的苗估计是钻不出来了。尹昉又把目光投向他们经常围坐的小木桌,一夜的风沙给它蒙上了一层不薄的灰土。再看看天边快要升起来的太阳。
  啧!黄景瑜今天特别慢!
  “昉哥”尹昉回头,小韩拎着个大包走在前面,然后是两手空空的黄景瑜。也不全是,他手里还拿了两顶帽子。尹昉还没来得及打趣他一句资本主义,就被来人扣上了一顶帽子。字面意思上的。
“礼物,感谢尹老师昨天陪我逛街。”
  然后他自己戴上了黑色的那一顶。
  提起逛街尹昉就想笑,不知道是谁给了这位东北大汉勇气,二月份收了一行李箱的单衣就一头扎进了非洲的冬天。然后就被阿非利加大陆教做人了,于是他裹着从杜江那儿顺的一件棉袄,尹昉说,你能不能给冬天一点起码的尊重?
行!关键黄景瑜觉得非洲也不咋尊重他。说好的气候温和冬季平均气温十二摄氏度呢?尹老师,咱俩逛街去吧,我得买两件棉袄。最主要他觉得杜江的衣服还是小了一号,听说是燕姐买的,可不敢造次。

  黄景瑜也没有再戴过那个帽子。
  他从门口的衣架上顺手取了一件外套,露出了本来挂在衣服里面的黑色帽子。
  五月的非洲终于变成了黄景瑜印象里的样子,太阳炙热的烘烤着贫瘠的大地,像是要把沙子都蒸发掉了。尹昉坐在离他很远的一块礁石上,整个岛上只有他们三个人,一只羊。脚下的海水缓缓的涌上来,触到礁石,又退回去,没有风,除了头顶的太阳这小岛上的一切都是安宁祥和的。黄景瑜把自己的帽子给他戴上,说别给晒黑了。尹昉说本来也不白。
他扭头看着羊,黄景瑜透过相机看着他。
他真好看啊,像一棵小仙草。黄景瑜想。没有风,可黄景瑜觉得他周围都是白色的风,裹着他,就像云朵一样,柔软又舒适。
  他才按下快门,杜江就赶着羊冲进了镜头,黄景瑜说怎么着你还想骑上去啊。尹昉只是坐在石头上朝他们笑。
  时间很短,天涯很远。他们就在这座荒无人烟的小岛上笑闹,杜江最后也没有抓到羊,黄景瑜的照片大概一百张里能挑出五张。那尹昉呢?尹昉在他们两个的陪伴下完成了小岛的心愿。他坐在礁石上,看着黄景瑜笑得很开心,他也很开心。
 
  卧槽了!这下拉闸。
  两个人来到会场看着穿戴整齐的大家,看看对方,巧了吗这不是。再低头看看自己。
  ???
  刚刚怎么进来的?保安没有接到指示说衣衫不整的人不能进吗?
  “你俩这是退伍军人上哪儿再就业去了?在哪个车间工作呢?”杜江一转头以为是哪两个助理,不对啊,助理都穿的比他们整齐。
  “杜厂长不知民间疾苦啊。今天下来巡视算是见识了吧”黄景瑜跟人勾肩搭背,跟没骨头似的。
  见识了!杜江表示,老子拍过这么多电影电视,头一次见穿成这样来参见庆功宴的。
  尹昉不说话,坐在位置上安静的玩手机,偶尔和大家扯一两句皮,有人来敬酒就喝,到处是一片道贺的声音。高谈阔论和着低吟浅谈,推杯换盏间酒香四溢,尹昉抬头环顾四周,心里恍然升起一种不真实感。整整一年了,与这部电影有关大大小小的活动见缝插针的充斥着他的时间和行程,今晚过后都要慢慢抽离他的生活。比起那些唯妙有趣的日子,这一年显得风尘仆仆,又特别让他留念。
留念什么呢?
在非洲的那些日子,充斥着风沙黄土的日子。在小岛上的时光,那天的大海好像一下子回到了他心里,潮水满满涌来,浸湿了他的整颗心。
  他抬头看着黄景瑜对他笑,然后他说了什么,那个人笑得更灿烂了。他忘了,是说了些什么醉话。所有人都往台下散去,他不走,黄景瑜也停了下来。他也对着黄景瑜笑,会场里突然很安静,他耳边响起了摩洛哥的风声,可是摩洛哥没有风,那他听到了什么?他听到黄景瑜说,走吧,下去了。然后牵着他的衣袖把他带下台。

  夜深了,筵席也散了。尹昉就这么站在北京的夜晚里。小韩和他的经纪人都开车去了,他和黄景瑜站在停车场门口,新鲜的空气让他清醒了不少。各种意义上的。
  “走了昉儿。”黄景瑜向他告别,他拉开车门,朝尹昉挥挥手。
  “景瑜”他在他要上车的那一刹那喊他,那个人在车门边停下,傻气的笑着,露出他标志性的小虎牙。
  “尹老师有何指示啊?”黄景瑜停下来,手打搭在车门上。他的声音一直黏黏软软的,像刚淘澄过的糯米砸出的年糕。
  “再见。”
  “行”黄景瑜点点头“早点休息。”
  车渐行渐远,黄景瑜看着后视镜里越来越小的人。北京的空气哪里看得见什么天空,可黄景瑜觉得他分明满目星光璀璨。他想起刚刚在他臂弯里笑的尹昉,酒精给他的脸庞染了三分红,带着几分平日少见的可爱。
  黄景瑜大喊,尹昉,我昨晚做了一个有你的梦,梦很长,有一年那么长,然后我就醒了。
  他很大声,震耳欲聋,但只有他自己听得到。
  他们今天都没有戴那个帽子,他们可能再也不会戴了。
  心微动,奈何情已远,物非也,人也非,事事非,往日不可重。

不说话,我只有用狗男男来形容他们两个人了😏
我儿子抱killa的时候,老满一直去抠他的手,终于抠下来自己牵着了。
然后p4p5,是的,伴随着背景小姐姐们的,哦~,的声音,很难让人不想歪啊😏😏😏

反正我不管,是情侣名无疑了,瞎几把嗑😌前两天还叫langweixian的,不知道咋想的就改成这个了。

满治宇你想跟我儿子去冰岛干啥吧你说😏

深夜第二次直播又cue

深夜老满又直播了,说到小可乐的巡演,说看完草莓要去他那儿after party。

老满说,我想办法把tt拐过去,想办法把tt拐过去。

好了不用拐,你说句话我儿子就跟你走了😏

老满直播又cue我儿子

豆芽进直播间,送了他一个思念摩天轮,他说,送了我一个和tt相识的摩天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豆芽懵逼。
我送你思念摩天轮,你却在cue tt?
今天也是满治宇喝了假酒直播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