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饺子

老满在battle前说了什么?

It's your boy Y to the J?
他什么时候是这样自我介绍的了?
???
真是令人窒息?

关于狼人ABO梗

芥末泡芙:

长文章莫名其妙被lof屏蔽了。我实在没时间做另一篇长文章,以下是微博链接


https://m.weibo.cn/5194286329/4247156628165865

『瑜昉』黄景瑜是小臭猪

来自半夜的激情写作,主要是昨晚上昨晚瑜昉嗑得有点过头,糖分超标了,写点小甜饼产出一下糖。
不要批评我 批评我我会哭的。

⑴黄景瑜是个大猪蹄子
“我不在巴塞尔”
  “你在哪儿?”
  “我在你心里”
  “。。。。。。”
  鹅心jpg.
  ???戳一戳
  行吧,就当你睡了。小果子把手机一扔,打了个呵欠,嘴角疯狂乱他妈上扬着进浴室洗漱了。
  看到他这个鬼样子小韩就知道他昉哥又被欺负了。睡了一早上,十一点多起来啥事儿也没干就折腾着照相,好不容易选了一张他满意的发了微博就开始跨越大半个地球讲骚话。现代科技给你惯的?小韩在心里给他老板发了个表情包。
  鹅心jpg.
  瑞士自带蓝色滤镜,和他想象中一模一样,这一点黄景瑜去年八九月份和尹昉偷摸跑来耍了一个星期他就确定了,总算没有像非洲大陆一样给他一个大耳刮子。
  秋天的时候他说想去瑞士,尹昉说行啊,那里我熟,跟着我走,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个碗刷。
  两天后黄景瑜笑着把机票递给他说,尹老师,带我去你待过的城市转转吧。配上他那张好看的皮囊,别说,戏谑的语气还真有几分浪漫。尹昉接过机票,目的地,巴塞尔①
  呵,黄景瑜,大猪蹄子。
 

⑵吸两口仙气
  对于尹昉这样浑身洋溢着文艺气息和清澈细胞的人(用黄景瑜的话说是天地间最高贵的一棵小仙草)右岸和他更契合。每天在数不清的花店,小作坊,画室和咖啡厅之间溜达着,黄景瑜一拍腿,这就对了。蓝的发透的天,拂过莱茵河的风带着微弱的水汽,吹散了小道两旁墙上花篮里的金鱼草,居民们不怎么打理,地上总是铺着几片花瓣,连黄景瑜走过都要带几分小心。不是他矫情,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实在是不忍心践踏那些粉嫩嫩的花瓣。
  这才是他的小仙草应该有的生长环境,不是北京那种是太阳是月亮都分不清楚的鬼天气。尹昉说算了吧,三十多岁的人(草)了,还生长。
  尹昉坐在白石的台阶上拍照,黄景瑜依旧是他的摄影师,大概是职业生涯遇到过最不靠谱的摄影师了。在尹老师谆谆教导下,黄景瑜的拍照技术大概从非洲小岛的一百张里挑三张到了现在五十张挑三张,进步很大,大概是他职业生涯遇到过最难教的学生了。
  多好看啊。每次黄景瑜透过镜头看尹昉都这么想。尹昉不能用帅气来形容,漂亮也不适合他。黄景瑜想来想去,尹昉是美的,和性别无关,和外貌也无关。从发梢到指尖,从脖颈到脚踝,都是他身上那种揉和了天生的暧昧气质的潇洒飘逸。看着他在方寸厨房里料理人间烟火,黄景瑜却觉得他身上溢出的仙气要让案板上的蘑菇都得道了,你觉得他清风明月,他偏生可以笑着和你侃谁跟你谈艺术,小模样骄傲得很,吓得黄景瑜赶紧吸了两口仙气清醒一下。
 

⑶哦 黄景瑜大概不知道云端吧
  黄景瑜躺在床上挑选着白天拍的照片,要不说谈恋爱的人都是傻子,前后两张照片是一样的,他舍不得删掉其中一张。原因是他觉得被删掉的那个昉儿一定会很伤心。并且越看越喜欢。
  给粉丝看是不可能给粉丝看的,一辈子都不可能给粉丝看的。
  “听你的粉丝说你在摩洛哥拍了好多花儿,能不能给大家分享一下”
  “哎呀我换手机了,换手机换没了好几张照片,真的可惜。”
  。。。。。。
  哦!
  要不说黄景瑜是个大猪蹄子。

⑷大概是史丹利吧
  尹昉睁开眼,窗外是莱茵河畔的日出,橙色的光芒洒在莱茵河缓缓流淌的水面,他懒得叫黄景瑜起来,再让他睡半个小时,那个话口袋起来叽叽喳喳的,他宁愿自己欣赏一下中欧的旭日。
  今天是他们要回国的日子。
  “起床了”半小时后尹昉去捏捏黄景瑜的鼻子。
  收获用嘴呼吸的黄景瑜×1
  “起来”尹昉掐了一把他的腰,手感还挺好的,低头咬了一口他的喉结,嗯,口感也不错。
  “嗯……亲……”黄景瑜睁开睡意惺忪的眼,看到的是尹昉毛绒绒的脑袋。揽腰把人捞上来就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没刷牙呢”尹昉推推他的肩膀
  “没事儿……”又是他标志性的软糯声线“我又不嫌弃你”
  “我嫌弃你”尹昉头闷在他颈窝里沉沉的说。
  “哎呀给我亲一下”黄景瑜翻身把人压倒“我不是你最疼爱的小果子了吗?”
  直击灵魂的拷问。
  “我有个问题啊,一直都挺纠结的,但我又不好意思问……”尹昉双手揽着他的脖子,亮晶晶的眼睛看得黄景瑜魂都要没了。
  “爱过有钱先救你。不管大小都保你”
  “。。。。。。???”
  收获眼睛瞪得比杜江大的尹昉×1
  “不是问这个啊,那尹老师还想知道点啥”
  “你到底……”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尹昉突然停了话茬,脸上憋不住的笑意,黄景瑜看得脸都要酸了。
  “到底啥……问不问,不问给我亲亲。”说着就要吻下来。
  尹昉笑着把人拍开。
  “你到底吃什么牌子的猪饲料。”
  ???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景瑜看着笑得快要从床上滚下去的尹老艺术家,一把把人拉回来。
“尹昉儿,我看你是欠收拾。”

----------------------------
  “我有个问题啊,一直都挺纠结的,但又不好意思问……”
  “尹昉儿,那你是啥牌子的”

  王彦霖:你们这两个臭猪

----------------------------
①尹老师做驻留艺术家的时候是在苏黎世,不是巴塞尔,黄景瑜大猪蹄子记错了

最后强行带汁汁星出场一下 我可太喜欢他了哈哈哈哈哈

不说话,我只有用狗男男来形容他们两个人了😏
我儿子抱killa的时候,老满一直去抠他的手,终于抠下来自己牵着了。
然后p4p5,是的,伴随着背景小姐姐们的,哦~,的声音,很难让人不想歪啊😏😏😏

反正我不管,是情侣名无疑了,瞎几把嗑😌前两天还叫langweixian的,不知道咋想的就改成这个了。

满治宇你想跟我儿子去冰岛干啥吧你说😏

深夜第二次直播又cue

深夜老满又直播了,说到小可乐的巡演,说看完草莓要去他那儿after party。

老满说,我想办法把tt拐过去,想办法把tt拐过去。

好了不用拐,你说句话我儿子就跟你走了😏

老满直播又cue我儿子

豆芽进直播间,送了他一个思念摩天轮,他说,送了我一个和tt相识的摩天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豆芽懵逼。
我送你思念摩天轮,你却在cue tt?
今天也是满治宇喝了假酒直播的一天。

我儿子太皮了,也没见这两个经常互动啊,一定是身在韩国孤独的想念老满,然后老满又和马子狗去演出了😉